首页  >  经济动态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真抓创新,真的不一样
发布时间:2019-01-14
       2018年,浙江传统制造业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数据显示,2018年前11个月,包括纺织、服装、化纤、化工在内的浙江十大传统制造业,产值增速实现“十三五”以来对规上工业的首次超越;十大传统制造业的规上工业全员劳动生产率近年来首次超过全省规上工业;技术(研究)开发费支出增速首次赶超规上工业并达到“十三五”以来高位。三大反超,清晰勾勒出浙江传统制造业凤凰涅槃式的增长路径。    
  这是一场硬仗——体量大、占比高的传统制造业,是浙江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战场,是转型升级的主攻方向。    
  如今,初战告捷。    
  拥抱创新,传统制造转型    
  最近,浙江康洁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新成立了一家公司,专为李宁、足力健等知名品牌提供鞋材。令人意外的是,等不及公司财务账号建好,海澜之家一批60万双抗菌纤维鞋材的货款就急着要打进来。而就在两年前,负责人张海丽一谈起自己的企业,还满是“生无可恋”的无奈,“产量越来越大,利润越来越薄,自己越做越没劲”。    
  “康洁丝”当时的状态,也是彼时浙江传统制造业的真实写照。浙江传统制造业多集中在衣食住行等方面,短缺经济时期的爆发式增长过后,尤其在消费升级的新时期,许多创新不足、品牌不响的传统制造业企业陷入低谷。一段时间以来,尤其从2015年到2016年,浙江传统制造业增速更跌至谷底,阵痛中的传统制造业企业日子普遍不好过。    
  最苦闷时,张海丽一度想过放弃。一次机缘巧合,她结识了一位成果丰硕的专家,双方于2016年5月合作成立康洁丝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专注抗菌包纱原料的生产研发,现在企业研发人员多达五六百人次,且每年拿出销售额的5%用于研发,如今产品至少领先同行两代。目前,全国针纺类抗菌系列产品80%的品牌采用康洁丝的技术。    
  这样的华丽转型,让更多的“张海丽”看清楚了未来在哪儿。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意识到,传统制造业的出路,只有靠创新。正如美国管理学家迈克尔·波特所言,任何传统产业只要加上知识和技术,都可以成为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技术密集型产业。对浙江传统制造业而言,只有主动拥抱新科技革命,变粗放型增长为集约型增长,变传统企业为高新技术企业。    
  主动拥抱创新,传统制造业就能打开新的产业空间。宁波金田铜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楼国强介绍,通过创新发展,现在的金田“高精尖”产品比重已达70%以上,早已不是昔日的“黑金刚”形象了。    
  注入创新动力,传统制造业的发展也更有“内涵”。2018年前11个月,浙江十大重点传统制造业技术(研究)开发费支出比上年增长33.8%,高出规上工业13.8个百分点。同期,10个重点传统制造业新产品产值增速21.6%,高出全省规上工业3.6个百分点,创下2016年来新高。    
  智能制造,提高生产效率    
  “造车狂人”李书福早年有句广为流传的名言:“轿车是什么?不就是四个轮子、几个沙发,加上一个铁壳吗?”    
  但是,如果你还用这种眼光看待李书福和他掌舵的吉利,那就不合时宜了。今天,走进吉利义乌基地,人们看到的是采用沃尔沃标准建造、拥有世界顶级高端智能生产设备的智慧工厂。在这个具有年产10万台新能源整车生产能力的基地,70%以上的工序实现自动化,其自动化水平已超过大众、丰田同期生产线。    
  吉利之变,是浙江传统制造业迈向智能制造的生动案例。传统制造业改造升级,浙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除了制造业根基深厚,产业链配套完善,还有一大优势——数字经济。    
  插上数字经济翅膀,再传统的产业也会焕发全新的面貌。2018年前11个月,纺织等专用设备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0.6%,高出全省规上工业4.2个百分点,其背后的一大工程就是数字化技术。近年来,浙江大力推动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传统制造业深度融合,为传统制造业更新增长动力。    
  在浙江万舟控股集团,“看不到粉尘、看不到工人”的车间,已经成为兰溪的一道新风景。“现在,公司每万纱锭生产只需要20名工人,远低于全国同行60到80人的平均水平。每度电可产白坯布2.2米,远高于国内同行0.7米的平均水平。”公司常务副总裁徐建忠说,正是通过智能改造升级,公司将纺织业从劳动密集型向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转型。而在兰溪,用国际一流自动化设备“武装”的纺织车间越来越多。    
  看得见的车间变了,看不见的生产效率提高了。2018年前11个月,浙江十大重点传统制造业规上工业全员劳动生产率比上年提高8.2%,近年来首次超过全省规上工业。在温州一鸣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乳品前处理车间没有一个一线操作工人,只有3名电脑控制人员,劳动生产率提高了45%,产品损耗下降至1%。    

  企稳向好,迎接新的挑战    

  面对传统制造业艰巨的转型升级挑战,浙江及时部署实施了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行动,并将其列入“富民强省十大行动计划”。通过这几年大力推动,传统制造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效应初步显现。    
  2017年,十大重点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增速4.7%。2018年前11月增速5.0%,在2017年扭转之前两年逐季下行趋势、实现“Ⅴ”字形转折的基础上,再次回升。传统制造业增长的“升”有力支撑了全省工业经济的“稳”,去年前11个月浙江规上工业增速7.6%,高于全国1.3个百分点,也分别高出江苏、广东、山东2.5个、1.4个、2.3个百分点。    
  不难发现,伴随着传统制造业的提升,自2015年以来,浙江工业经济随之走过一条筑底、企稳、回升、向好的转型复苏道路。    
  但是,这条路依然充满挑战。2019年,宏观经济形势复杂严峻,传统制造业面临“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新变局。从2018年第四季度数据来看,受外部环境变化和去年同期基数较高的共同影响,浙江前11个月十大重点传统制造业的利润增速,已较前10月有所回落,未来几年传统制造业利润持续较快增长仍面临重重考验。    

  市场万变,创新不变。对浙江传统制造业而言,还是那句话,贵就贵在自己逼自己。

来源:浙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