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员之窗  >  会员动态
会员动态
改革创新激发企业内生活力 杭汽轮摘得高端装备制造皇冠
发布时间:2018-12-21

       改革开放40年,是杭州汽轮动力集团(下称杭汽轮)快速发展的40年,不断的改革创新激发了企业内生活力,铸就了无数灿烂辉煌。从曾经地处“落后且边缘”的位置到如今迈入全球工业汽轮机的第一梯队,从过去的独资国企到眼下拥有现代化、国际化上市公司,杭汽轮与国家改革开放共成长。

  

       1964年出生于杭汽轮大院,如今担任集团董事长,郑斌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与参与者。他认为杭汽轮过去40年的发展,和国家改革开放路径“同频共振”,这40年也是奠定杭汽轮发展基础的40年。

  

       如今,步入科技创新和产业变革时代,国家对外开放的力度越来越大,杭汽轮改革创新的步伐也越来越快。杭汽轮依旧用敏锐目光审时度势,匠心独具加大技术研发,把握时机推进企业改革,为企业发展扫清体制、机制性障碍,注入不竭动力。

  

茅草棚里的“金凤凰”


       杭汽轮的故事从60年前说起。

  

       1958年,为了尽快改变物资匮乏的状况,当时的浙江省人民委员会批准在杭州半山北郊兴建杭州汽轮机厂,建设规模为年产30万千瓦汽轮机,总投资1700万元。10月20日,杭汽轮半山厂址开始破土动工,郑斌的父母正是当时的“垦荒者”。

QQ图片20181221120838.png

1958年10月20日,杭汽轮半山厂址破土动工

  

       “听老一辈人讲,当时半山还是一片杂草丛生的荒芜地,那个时候也不像现在,有专门搞基建的施工单位,很多时候都是员工们自己干,白天在车间里干活,晚上或者节假日,就要加班加点的义务劳动,搞厂区建设。”郑斌告诉记者。

  

       据介绍,当时半山的交通非常不方便,包括郑斌父母在内的一大帮子人,在这里搞生产、搞建设,吃住行都是问题。为此,厂里专门划出了一块地,用来种菜、养猪,解决员工们吃的问题。

  

       “养了一百多头猪,还种了好多蔬菜,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能完全满足员工们的需求。一日三餐基本是见不到肉的,偶尔有点肉了,干部和员工之间还互相谦让,要把好东西留给对方,所以当时很多人都得了缺乏营养导致的浮肿病。”郑斌动情地说。

  

       也是因为交通不便,杭汽轮的许多员工,都从市区的家里,搬到了厂区的简易员工宿舍里,在那边扎下了根,这一扎就是二、三十年。

  

       然而,正是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杭汽轮不仅顺利地完成了厂区建设,还以最快的速度制造出了浙江省首台750千瓦电站汽轮机。

  

       1961年,杭汽轮还经过不断技术攻关,完成了国家机械工业部下达指令,研制出了中国首台工业驱动汽轮机。

  

       当时,来自捷克的汽轮机专家到杭汽轮参观,看到简陋如大作坊的厂房、设备造出的汽轮机如此不简单,鼓励赞叹道“茅草棚里飞出了金凤凰”。

  

“不安分”的杭汽轮人

  

       虽然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不菲成绩,但在汽轮机这个细分领域,当时杭汽轮的地位还并不凸显。上海汽轮机厂、哈尔滨汽轮机厂、四川东方汽轮机厂……细数全国各地的汽轮机厂,没有一个名气不比杭汽轮来得响亮。

  

       “不安分”的杭汽轮人开始了求变。

  

       “我们通常说的汽轮机,可以分为发电用的汽轮机和工业用的汽轮机。虽然都是汽轮机,但两种的技术要求、产品特性都不一样。工业用的汽轮机生产要求、管理难度、技术标准都要比发电汽轮机要高,是定制产品。每一台套都要根据用户的特殊需要进行单独设计。”郑斌告诉记者,在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工业汽轮机反而是许多同行不愿意去触碰的东西。

  

       杭汽轮却反其道而行之。上个世纪70年代初,杭汽轮老一代的领导人、技术人员就达成了一个共识:国家已经有那么多具备一定生产规模,拥有一定生产技术的汽轮机厂,我们如果继续沿着发电汽轮机的路子走下去,未来的路只会越来越窄,一定要做工业汽轮机,和同行们走差异化的发展道路。

  

       “哪怕是现在我再去回忆当年,对老一代人的决策也是非常佩服的。这在当年相对封闭的形势下,真的很难能可贵。”郑斌说。

  

       庆幸的是,杭汽轮不久便迎来了机遇。

  

       1973年,通过向境外出售多年农产品,中国积累了43亿美元,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顶着“崇洋媚外”的巨大压力,指示机械工业部用这宝贵的43亿美元购买国际上最先进的工作母机,并要求国内企业使出浑身解数消化、吸收国外企业的新技术。

  

       基于在工业汽轮机领域有着初步实践,杭汽轮成为了“43方案”的最大受益者之一,被指派与德国西门子汽轮机展开合作,引进最新技术和设备。经过多轮谈判和争取,西门子允许杭汽轮获得部分设备运行程序的源代码。

QQ图片20181221121130.png

       1975年12月6日,杭州汽轮机厂通过中国进出口总公司与德国西门子公司在北京签订代号为“CG7518”工业汽轮机许可权及技术秘密合同

  

       至此,在改革开放的浪潮来临之前,“不安分”的杭汽轮人就已经喝到了引进国际先进技术的“头啖汤”,尚未出海捕鱼,就已利器在手。

  

打败“老师”的“学生”

  

       从小就在杭汽轮长大的郑斌,对于制造、机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感情。“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等我工作了,要和父母亲一样,在装备制造业干活。”

  

       1981年,刚刚高中毕业的郑斌,满怀着憧憬与期待,如愿成为了杭汽轮工厂总装车间的一名正式员工。当时,改革开放的东风刚刚吹进全国各地不久,杭汽轮也迎来了检验是否成功消化引进技术的关键时期。

  

       “我进厂的时候,厂里正在制造一台生产编号为T6003的产品。这是一款考核产品,考核我们引进西门子技术成不成功,西门子方面对我们认不认可。”郑斌回忆道。

  

       根据郑斌回忆,这台机子一共装了2年多,员工们一边制造,一边对产品的生产标准、技术要求进行熟悉。经过艰难地摸索,这台汽轮机最终试制、验收全部合格。这也意味着,杭汽轮获得工业汽轮机生产的准入通行证。

QQ图片20181221121242.png

       1982年8月,杭汽轮运用德国西门子技术设计制造的T6003机组正在接受外商验收

  

       迈过工业汽轮机生产的门槛以后,杭汽轮在技术领域的突破,让许多同行感到了吃惊,甚至连“老师”西门子都察觉到了危机。

  

       据郑斌介绍,杭汽轮和西门子曾签订过两个十年的技术合作协议,随着杭汽轮的快速发展,西门子开始转变策略,提前终止了第二个十年合作协议。此后,杭汽轮开始走上了自主研发之路。

  

       期间,一轮又一轮的改革,让杭汽轮企业内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厂长负责制’到‘承包经营’,从‘三项制度改革’到‘集团化改制’,从‘股份制改造’到‘分立式改制’,杭汽轮都是试点单位,早改革早有活力。”郑斌告诉记者。

  

       记者梳理发现,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年开始,杭汽轮就不断在改革道路上迈出尝试的步伐。1987年,杭汽轮招标选聘经营者试点成功;1992年,不遗余力推进内部改革,并于年底成立杭州汽轮动力(集团)有限公司;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杭汽轮积极响应,最终入选全国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100家企业名单;1998年,杭汽轮B在深交所上市……

QQ图片20181221121312.png

1998年4月28日,“杭汽轮B”在深交所上市.

时任公司董事长方文、副董事长金福娟、监事长诸水龙在证券交易所共同敲响开市钟声

  

       郑斌表示,一轮又一轮的改革,激发了杭汽轮企业的内生活力,提升了员工的积极性,企业的自主创新路也结出了硕果。

  

       2008年,经过十几个回合,杭汽轮以技术实力、交货时间和价格优势击败西门子、美国通用、三菱等国际知名公司,中标美国伊利诺伊州矿口电厂80万千瓦发电汽轮机项目,成为全国首个打开发达国家市场的汽轮机企业。此后,杭汽轮在国际市场上,频频上演“学生”打败“老师”的一幕。

  

       如今,杭汽轮已经迈入全国工业汽轮机生产的第一梯队,成为一家能够完全按照客户特殊需要量身定制工业汽轮机的专业制造企业,可生产工业汽轮机品种达800多个,储备世界领先的15万千瓦工业汽轮机技术。

  

“皇冠上的明珠”

  

      “杭汽轮的基因和骨子里,始终有一种求变、求新的因子,这是一种宝贵精神和文化。”郑斌表示正是这种“不安分”的精神,让杭汽轮取得了成功。

  

       如今,杭汽轮已经进入全球化竞争序列,海外的订单越来越多,自身的技术也越来越强。但是,“不安分”的杭汽轮人,并不满足于此。

  

       工业汽轮机被誉为装备制造业的皇冠,这些重大装备的核心部件,对整个国家发展的战略地位影响深远,是国之重器。这也是当时杭汽轮执意要制造工业汽轮机的原因所在。

      

       “眼下,在我们杭汽轮流行着一句话,叫做皇冠我们已经有了,但是还差一颗明珠。”郑斌说。

  

       据了解,郑斌口中的这颗明珠便是燃气轮机,是目前全球最高端的先进装备制造业的代表产品,其制造技术仅掌握在美国、德国、日本等少数的发达国家手上。

  

       郑斌出任集团董事长以后,杭汽轮又有了新的发展目标,“要通过8到10年的时间,充分利用各方资源,研发、制造出国产燃气汽轮机。”

  

       目前,杭汽轮已经成立了由60多人组成的燃汽轮机研究所。2017年,杭汽轮还完成与西门子技术转让协议的最终谈判与签约,全面开启中小型燃气轮机配套国产化工程。


       2017年8月17日,郑斌带队赴瑞典与西门子签订SGT800燃机技术转移协议

  

       今年,杭汽轮迎来了它的60周岁。这个刚刚走完一个甲子的中国企业,与西门子、三菱等这些具有百年历史的外企相比还很年轻,但它取得的成就已经令人瞩目。到明年年底前,杭汽轮将搬入位于钱江开发区的新厂区。郑斌相信,杭汽轮在这里,必将迎来更加辉煌的40年。


来源:浙江在线